2007年3月21日

我是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华人.

在西方国家,我能分辨Latte, Cappucino, Mocha,Espresso有何不同.
在东方国家,我会品尝铁观音相片普洱
在大马,我会点Teh Tarik (拉茶),还会适当加一句”Kurang Manis”(少甜)

在大马这个特殊的环境,造就我会多种语言可是没一个专精.好处是去外国适应力应该比单元语言国家的子民好.就比如:

在欧美 (没去过,即将要去了)
“Excuse me, may I know where is the wash room?”(内急找厕所没问题)
“F* u for the F*ing expensive taxi fare!” (被司机砍菜头不爽可以当场发泄)
“Yo man, got me a cab to the hotel?” (迷路还有办法回旅馆)

在北京 (也是还没去过,预算近期要去,正在忽悠着免费招待)
“你大爷的别想忽悠我买这神奇膏药,老子我可健康着”

在台湾 (很想去,已经”屈”到朋友准备招待了)
“袜呷路贡, 路卖Hia 临 Bek Bueh Hiao 踢啊 Hokkian Uay,陈水扁马英九 呷洗 Gua Eh 厚 Peng Eu” (告诉你,老子可晓得福建话,陈马皆是我好友)

在香港 (去过了,很想再去)
Excuse me, may I know where is the ABC restaurant? I’ve got an appointment with Jacky Cheung (说英语比粤语更容易受尊重,对方听不懂才说标准话语,记得晒身份身价,半咸不淡的粤语很容易招白眼)


在新加坡 (很久很久以前去过,没金钱时间预算再去,那边的人太精明了)
Come on lah, give me more tiskaun, boss not in u sure ken make it one <=Singlish
(拜托,多给一些折扣,老板不在你能办到的)

在印尼 (工作缘故要去冒险了几次,希望别再去了)
学到了很多单词,出门上街找吃问题不大(不代表没问题不会闹笑话).
Mas = 用来招呼年轻人或者侍者的用词,相当于马来西亚的Cik / Encik
Ibu = 女士(不是妈妈)
Bapa = 男士 (非爸爸,初来报到一直误会人家叫我令伯(lim bek))
Bakmi = 面食
Nasi = 白饭
Bon = 收据
Nggak mau= tak mau= 不要
Taoge = 豆芽,和马来文发音一样
Mobil = 汽车
Ponsel = 手提电话
Baso = 鱼丸,马来文我只知道bebola ikan外,还有专用名词的吗?
Sapi = 牛肉,马来西亚的马来人避忌印度人不食牛肉,为免不敬通常简称daging.
Soto = 很多料的汤,专送饭吃.
Bisa =可以,印尼话也有和马来文相同的boleh可是我还是搞不清楚他们的用法.但是通常搞混来用对方也知道你要表达什么,同时暴露你是马来西亚来的外国人,没啥坏处,只会让你更受欢迎尊重.
kamar kecil = 厕所
Bensen = 汽油
男同事之间说话时常用F*ck 做助词,在这里除非你真的很火大,不然最好可免则免.


除了大马香港印尼是新近体验外,其余纯属猜想或过期经验分享,纯属娱乐没有多少参考价值.

12 条评论:

古越遺民 说...

Boleh通常用在“被允許”方面。
比如:boleh masuk ke dalam? 我可以(被允許)進入嗎?

而bisa呢,就是“有能力”、“辦得到”。

古越遺民 说...

肉丸是Bakso,不是Baso。

阿祥 说...

在印尼的临床教学?

.亮 说...

伟哥:
Nak masuk ke dalam mana?

你还真的翻查字典啊?
你到过印尼?觉得你还真印尼通.
我求证过了,正统发音是Bakso没错,Baso是街边用语.

阿祥:
那是给不幸被外派到印尼的同胞们的求生参考指南

Old Beng 说...

在新加坡 (很久很久以前去过,没金钱时间预算再去,那边的人太精明了)

=_="""

abeautifulmind 说...

那我是相当不幸了。。。哈哈。

阿亮你漏了Pak,相等于马来语的Encik。我一直被称作Pak Onn,很不习惯。

墨墨 说...

你大爷的,你当北京市民都以卖膏药为生吗?

墨墨 说...

还有,忽悠是东北话,老子是四川话,不要不懂装懂啊!!

古越遺民 说...

我到過印尼,不過不是印尼通,只是在慢慢學習。

boleh那句話只是例子而已。不要亂亂想東想西。

Pak Onn,我以後就叫你Pak Onn.

.亮 说...

Old Beng:
精明不是坏事啊,不必汗颜

Pak Onn:
我的同事下属都应要求尊称我Mr Choo,我对Pak也很敏感不习惯.

墨墨:
不是全北京都卖药膏,但是旅客都很容易被卖膏药的忽悠.每个城市都是汇集全国各地的游子,北京就不会有四川东北话吗?我这些话都是北京人教的哦.

古越:
在那边住多久?旅行还是考察?

Old Beng 说...

亮 san
因为我不精明所以才=_="""
喜欢你的文采,会多来登门拜访。

.亮 说...

Old Beng,
为了报答你的喜欢,我会尽力以身...不,以文相许.